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钛谷有色金属来往中央卡位高端缔造钛及钛合金

  

钛谷有色金属来往中央卡位高端缔造钛及钛合金

  掘金老师这里以国内钛金属两大龙头为例,以西部超导和宝钛股份(22.070,0.34, 1.56%)来进行对比分析。

  2005年以来,随着我国新型战机计划启动,更高的战机性能对航空用结构钛合金提出了苛刻的技术要求。在NbTi合金制备技术上深度钻研的西部超导,再一次承担起服务国家战略的重任。

  冯勇:近年间,公司所在的陕西正在从科技大省向科技强省转变,陕西的科技创新取得了许多值得骄傲的成就。公司依托特种钛合金材料制备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超导材料制备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创新研发平台,与国内外知名高校、研究单位和企业建立了密切合作关系。截至2018年末,公司员工中有30名博士,169名硕士,硕士及以上学历占比近三成。

  成立16年来,由零开始的西部超导,凭借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一次次填补国内高端材料领域空白,创造着世界材料产业的“中国时刻”。

  公司的高端钛材达到何种水平?“钛合金材料在航空器上的运用,主要是看它的抗疲劳性能。”冯勇跟记者分享了一个数据:公司所提供的高性能结构钛合金可以让我国新型战机的飞行寿命从2000小时直线小时。

  “我们在研发方面的长远发展目标,就是希望产品在国内甚至国际上处于技术领先,具体来讲就是做到‘生产一代,开发一代,储备一代’。”冯勇表示,这体现了公司在研发方面的前瞻性。

  “恰逢当时我国宣布加入ITER(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项目)计划,同期,国家启动了新型战机计划,西部超导的前身超导有限也就顺势成立了。”冯勇说,当初设立的宗旨很明确,就是“围绕国家需求,填空白补短板”。

  冯勇进一步解释道,公司研发成果直接应用于或指导生产,可以减少科研成果转化环节,大大缩短新产品的开发、生产周期,迅速占领市场。

  不过,冯勇直言“并不满足”。他说,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公司初步形成了一支成熟的创新团队,技术水平也在持续提升,“目前公司正在努力解决我国高温合金材料领域的‘卡脖子’问题,力争为我国国防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全体员工齐心协作下,西部超导于2017年完成了ITER项目中国采购包的全部材料订单。“法国这个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建完,我们就已经掌握了中式规模堆的搭建,下一步我国要建一个规模更大而且更接近实用的工程堆。”冯勇说。

  2018 年中国军费预算支出为 4178亿元,2019 年增至1189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0%。此外,全球范围内航空用钛材始终占据钛材总需求的 50%左右,美国新战机钛用量占比20%-40%。

  “当时在法国的工程堆需要超导线,订单有几十个亿,我们只拿了其中很小的部分,因为我们不敢接,对方要求的产品当时在国内尚处于实验阶段,并无产业化的先例。”冯勇说,虽然份额小,但任务非常重,我们都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更何况,公司当时成立的第一目标就是为我国以正式成员身份参加的ITER计划提供关键主要材料。”

  “西部超导的一个重要理念,就是培养有创造生产力的博士。我们希望技术人员和生产人员能够打成一片,这样的企业才会有前途。”冯勇说。

  西部超导的毛利率为36.8%,净利率为12.3%。说人话就是毛利还不错,税后利润也是不错的,与同行相比,西部超导在盈利状况方面拥有较为明显的优势。但是,西部超导的总资产周转率为 0.27次/年,总资产里面 19.0% 是存货(存货有点多),有 28.1% 是应收帐款(应收帐款太多),西部超导的存货库存天数是 402.3天。

  据介绍,西部超导这种研发机制的益处是:一方面,研发人员长期工作于生产一线,能够在生产过程中发现问题并提出课题;另一方面,公司依托国家、省、市级课题或自主立项课题,以国家型号或客户需求作为课题研发,研发新产品、新工艺。

  其中西部超导主供军工,业绩更加稳定,宝钛股份是产业链一体化龙头,受益海绵钛涨价和民需求上涨,弹性巨大。两个公司无疑都是好公司,而西部超导也因此成为科创板首批上市公司。

  冯勇:MRI用超导材料已成为超导材料目前最重要的商业应用领域之一,未来需求将保持增长。此外,中国已成为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单晶硅生产和消费国家,其中磁控直拉单晶硅(MCZ)产品占总产量的70%至80%,目前国际上300毫米以上大尺寸单晶硅片已成为主流。近年来,在半导体产业的拉动下单晶硅炉产量直线上升,为单晶硅生产用MCZ磁体奠定良好的市场基础。

  首先,从钛工业产业链分支来看,公司隶属分支即为高端支线——钛材加工,“从钛铁矿和金红石采选开始,制造海绵钛,然后制成各种金属产品,最终应用于航天航空、舰船兵器等领域。”冯勇介绍。

  冯勇:随着复合材料、铝锂合金等轻质材料发展,钛合金的未来推广应用将逐步遇到一定挑战。但公司一直重视钛合金基础研究,同时持续加强新型钛合金研发和应用研究。这对于降低钛合金加工成本、扩大高端钛合金的应用领域、提升航空航天用钛合金的性能水平和应用水平等均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航空发动机使用温度的提高,对高温合金的抗疲劳性能和高可靠性能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正是基于此,在高端钛合金产业站稳脚跟的西部超导,凭借扎实的技术积淀加速进军高温合金产业。

  原标题: 钛谷有色金属交易中心卡位高端创造钛及钛合金材料产业“中国时刻”

  “西部超导不仅要做新东西,更要做解决‘卡脖子’问题的关键性东西!”冯勇情绪颇为激动。

  在研发方面长期保持高投入,也是冯勇引以为傲的一点。最近三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6384.32万元、8798.18万元和9051.29万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53%、9.10%和8.32%。“持续高水平的研发投入是公司保持技术领先性的基础。”冯勇说,未来,公司还将持续加大研发经费的投入力度。

  上证报:自ITER项目完成交付后,公司超导材料产品已逐渐向商业应用转型。未来3年,公司超导材料市场预期将如何发展?

  对于一个重资产的企业,这样的周转速度意味着什么?答案就是应收账款坏账可能性大,账面上利润大,实际上收到的钱少,影响企业的周转,长期下来可能不堪重负。

  除了MRI领域,公司还相继突破并掌握了全套的大型超导磁体绕制等国内空白技术,研发出特种磁体制备新技术并实现产业化。

  2011年之后,国内钛材产能结构性过剩,即航空用高端供不应求,民用低端产能严重过剩。2017年国内钛材销售量4.7万吨,同增28%,创2011年以来的历史新高。其中,国内航空航天用钛材的比例为 16.3%,约7600吨,航空航天用钛材自2009年起的年均复合增速约16%。

  “我国在超导材料领域的研究处于国际先进水平,但是跟国际相比,产业化的确是劣势,可以说几乎为‘零’。”谈及公司当初设立的背景,西部超导总经理冯勇如是说。

  在掌握NbTi合金制备技术的基础上,公司先后为若干新型号战机成功提供了结构钛合金,打破了美欧等国的技术封锁和禁运。之后,由于新型战机对高性能结构钛合金的需求,因此钛合金业务逐渐成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长期来看,一个公司的价格始终会围绕价值波动,而不会因为他在哪个板块上市。在科创板上市的西部超导,目前市值在230亿左右徘徊,在主板上市的宝钛股份,目前市值在100亿左右,两者差距很大。并且老师通过查阅网上资料得知,西部超导市盈率比宝钛股份低近30倍,而毛利率为其1.6倍。在这一个数据来看,西部超导着实让人十分惊艳。

  在迫切需要开展超导线月,西部超导的前身——背靠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的超导有限正式成立,并开始了NbTi和Nb3Sn超导线材的产业化。

  成绩当然有目共睹。从成功打破我国超导产业为零的局面,代表国家完成ITER项目用超导股线供货任务,到自主研发的三种牌号的钛合金材料成为我国航空、航天结构件用主干钛合金,西部超导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绩。

  冯勇介绍,比如在高端钛合金领域,公司与航空主机设计所、主机生产厂等单位建立了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预先开展研究工作;同时,大量选派技术人员赴国外进行学术交流,了解国际动态,做到公司研发的超前性。

  冯勇:公司生产的超导产品,包括铌钛锭棒、铌钛超导线材、铌三锡超导线材和超导磁体等,主要用于包括磁共振成像仪、磁控直拉单晶硅、核聚变实验堆、核磁共振谱仪、质子/重粒子加速器、磁悬浮列车、智能电网装备等先进装备制造领域。

  “取得相应的军工资质本身就是一大难关。”冯勇告诉记者,以航空钛材为例,对于国家急需的新材料,在国家立项之前就要自筹资金进行预研,从预研到成为合格供应商不下六七年时间,这期间的投入更是可想而知。

  “人才的培养必须下大力度,不惜成本!”冯勇毫不避讳地说,每年公司的出国人次都在百人以上,包括参加最新产业动态的学术讨论会,以及每年派精英研发人员参加国际技术培训。

  其次,对进入军品供应链的企业而言,行业壁垒无形又增加不少。由于航空航天等高端钛材主要是“以销定产”,如果没有强大的研发能力和质量保障,根本无法在巨量订单以及较短的加工期下完成交付。

  目前,公司已发展成国内唯一的低温超导线材商业化生产企业,同时也是目前全球唯一的铌钛锭棒、超导线材、超导磁体的全流程生产企业。这是最让冯勇骄傲的事之一。

  招股书显示,2016至2018年,西部超导高端钛合金材料营业收入稳步上升,由2016年的7.4亿元升至2018年的9.13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也由77.6%升至85.9%。2018年,公司高端钛合金材料毛利为3.63亿元,为公司贡献毛利超过90%。

  但是,从宝钛股份和西部超导的主要基本数据看,宝钛股份无论是在利润、净资产、营收上都完胜西部超导,这些基本指标代表的是公司现在状态。可是,我们考虑股价不能光从业绩分析,目前从投资者角度上看,未来成长性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指标,这一点甚于毛利率。公司未来成长性,无疑,西部超导更为出色。

  随着ITER项目任务完成交付,在超导线材销售收入主要来源出现断层的背景下,公司的低温超导产品如今已完成需求端结构性转型,实现了逐步向MRI(医用核磁共振成像仪)等领域的商业化应用。

  正如冯勇所言,西部超导的确用“优秀人才一线奋斗”创造出了优异的科技成果。目前,西部超导已是我国高端钛合金棒丝材、锻坯主要研发生产基地之一,同时也是我国新型飞机用钛合金材料的主要供应商之一。

  按照一般的理解,科研人员大多都是在实验室里工作,但西部超导的科研人员是长期驻守在生产一线的。也因此,西部超导每个车间技术主任几乎都是博士,既懂科研又是实践能手。

  “金属钛性能优越,应用领域非常广泛,毫不夸张地说,钛工业的发展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志。”冯勇说,当时此类钛合金材料尚属于国内空白产品,钛谷有色金属交易中心公司的钛合金业务正是源于自身具备的NbTi合金制备技术,这恰好因应了国家新型战机对高端钛合金的迫切需求。

  西部超导的成立,与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国际科研合作项目——ITER计划息息相关。

  西部超导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高端钛合金材料、超导产品和高性能高温合金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秉承“服务国家、造福人类”的宗旨,通过自主创新,先后建成了国际先进水平的航空用高端钛合金棒丝材专业化生产线,以及国际一流、国内唯一的NbTi和Nb3Sn超导线材生产线。公司拥有年产高性能钛合金丝棒材4950吨、高性能高温合金棒材2000吨、NbTi、Nb3Sn超导线吨的生产能力。

  据冯勇介绍,公司在西安某产业园内专门投建了“两机”重大专项用高性能镍基高温合金项目,主要用于制造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压气机、涡轮等盘类锻件以及叶片等转动部件。“子公司聚能装备在2017年就已经完成主型设备的验收工作,并完成多个牌号高温合金的首批棒材试制。”

  公司自主研发且实现批量出口的磁控直拉单晶硅(MCZ)磁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采用超导磁体提供5000Gs稳定磁场的MCZ技术是目前国际上生产300mm以上大尺寸半导体级单晶硅的最主要方法,既能降低能耗,又能提高成品率,对促进我国单晶硅行业的产业技术升级非常关键。”冯勇说。

  冯勇告诉记者:“在成功研制ITER用超导线年成功开发出高端MRI专用NbTi超导线,先后通过国际主要MRI制造企业如美国GE、德国SIEMENS的验证。目前,公司已向GE和SIEMENS批量供货。”

  冯勇:目前我国民用中低端钛材产能严重过剩,但航空用高端钛材供不应求。从全球范围来看,航空航天和军工对钛材的需求始终占钛材总需求的50%左右,而国内的比例仅为16.3%。经测算,未来10年,国内航空航天用钛材需求量预计约为21.86万吨。

  冯勇告诉记者:“我们的目的非常明确,从2014年开始研究高温合金,就是为了打破国外对我国高温合金产业的技术封锁,实现航空发动机、燃气轮机等高端领域中高温合金材料的国产化。”

  总体来说,西部超导在现阶段的成绩可能不是太能让人满意,可能还是需要公司内部及时做出调整吧。总之,还是期待他能在未来钛金属行业大展宏图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掘金老师认为,西部超导主营钛合金高端钛合金材料及低温超导材料,多项产品打破国际垄断,填补国内空白,国产新一代战机列装及民用客机的突破有望带来公司业绩增长的弹性,未来可期。

  冯勇:由于NbTi线材中超导芯丝最终要被拉伸至5微米,且Nb和Ti的熔点相差较大,因此如何把Nb和Ti很好地熔炼并且加工成棒材,这是一项很难的技术,而且要实现具备合理性价比的商业化生产,更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撑。

  “MRI是目前最重要的医疗影像诊断技术之一,但国内MRI市场基本被国外巨头垄断,且价格昂贵。西部超导在这一方面的布局不仅是在低温超导产业线上的延伸,更是响应国家号召,为MRI设备逐步国产化奋斗。”谈及此,冯勇异常激动。

  冯勇:高温合金从诞生起就用于航空发动机,在现代航空发动机中,高温合金材料的用量占发动机总重量的40%至60%。公司自2014年切入该领域,并投建了“两机”专项用高性能高温合金棒材项目,该项目于2017年5月开始热试车,2018年进入试生产阶段。

  谈及公司成立与ITER计划的渊源,冯勇娓娓道来,ITER计划需要采用低温超导线Sn制造用以约束核聚变反应的超导磁体核心装置,线材制造任务由各参与国承担。“但在2003年1月,中国政府决定参加ITER计划时,国内尚无企业具备前述超导线材的生产能力。”

  冯勇:公司高端钛合金材料产品瞄准的是我国军用、民用飞机和航空发动机等领域的高端市场,众多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广泛应用于国家多项军工重大装备,客户包括中航工业、中国航发、中船重工、中国兵器工业等众多知名军工集团。

  公司2016年至2018年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9.53亿元、9.46亿元和10.63亿元,较为稳定。分项目来看,公司近3年来实现的高端钛合金材料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7.59%、81.92%和85.90%,是公司收入的最主要来源。近三年超导产品收入占比分别为17.94%、14.33%和10.28%,占比逐年减少,主要系ITER用超导线材收入逐步减少所致。

秒速牛牛官方平台 北京赛车app 江苏快三官方平台 金沙彩票官网 9号彩票 国民彩票官网 凤凰彩票登录网址 爱彩彩票登录网址 正宇彩票平台 八号彩票平台